返回

第二十四章 忠家带来的虾夷消息(中)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

面对秀家的询问,忠家向秀家汇报道“长船家的那个儿子的能力确实不错,在下离开之前确实是将虾夷的事物都托付给了他全权负责。”

宇喜多忠家所说的那个人便是长船纲直,他在虾夷总督府中应该是担任提刑按察使的职位,就是管理虾夷镇守府的监督、刑诉、盗捕等事情。

而虾夷镇守府此刻的布政使应该是明石全登,由其来下达、发布政令。

照理来说在宇喜多忠家之后应该是由明石全登继承虾夷总督的职位,可是宇喜多忠家偏偏将这个权柄交给了长船纲直,这不由的引起了秀家的好奇。

秀家主动向宇喜多忠家问道“哦?为什么是长船纲直啊,不应该是明石扫部吗?他才在虾夷的布政使吧。”

宇喜多忠家笑着说道“殿下你可能不知道,长船家的小子能力不错。

我到虾夷最大的问题就是宗派冲突。不是我吐槽,明石那小子在处世上有明显偏袒切支丹的情况,普通民众对于宗教并不是一定真的去信,但是他们分辨的出哪个宗教能给他们带来更多的利益。

过去布政、执法都是明石一个人说了算,长船到了之后有了司法的准绳,虽然对于布政的事情不能插手,但是在出事后执法上有自己的一把尺。

切支丹原本在领内是大头,但是这俩年因为闹事被抓去劳教的切支丹没有一万也有大几千。民众们不是傻子,看得出来新来的奉行不喜欢切支丹,自然有效压缩了切支丹的传教速度。”

听了宇喜多忠家转述,长船纲直遏制了虾夷切支丹的无序扩张,秀家满意的点了点头,但是又奇怪的问道“不对啊,就算长船主管司法、刑讼,可是负责布阵的是明石扫部啊,他在政策上若是稍微偏袒一些切支丹,纲直也没有办法组织吧?”

“等我到了虾夷改组了奉行所后,长船主管刑讼,明石主管布政,但是明石只负责政策的执行,政策的布置全是由我负责的。

少了在政策制定上的偏袒,原本刑讼的部分又被长船分权,明石在虾夷也只是一个执行者罢了。

不瞒殿下说,当我落地虾夷的时候,据不完全统计虾夷总督府治下有切支丹5万余人,等我离开之时已经被压缩至不足4万了。”

“我在走后之所以将代行总督职权的事交给长船,正是看重了他这方面的能力,让他继续贯彻执行罢了。

若是依照规矩由布政使明石提拔,恐怕虾夷又复当年切支丹野蛮生长的景象了。”

秀家听完宇喜多忠家的解释,有些无奈又心虚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。

依照宇喜多忠家所言,明石全登其实并不适合担任虾夷的下一任总督,但前几日秀家可是答应了长船贞亲,将会把他的儿子尽快带回来的。

当时散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